河南三门峡女子毛容深山养野猪 一条猪腿卖上万元

让毛容的猪场起死回生的人到底是谁呢? 致富经:恩爱夫妻 单飞把钱赚 13071081895
    本篇的主人公叫毛容,她的爱情故事,曾经在很多人看来是个传奇。但如今,饲料加工设备推广部发现她的财富更让人惊艳。像这样的一头野猪,一条后腿市场卖价在一千元左右,但在毛容的手上,价格却能翻上十倍。一条野猪腿卖一万元,这听起来有点吓人。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爱上的这个男人,却触犯了父母的大忌。她跟随丈夫进深山养特种野猪,吃尽苦头,却在第四年意外地华丽转身。而给她带来转机的,却是一个陌生人。奔跑的野猪,凶猛的野猪,如何让她走上特种野猪一条后腿卖万元的财富之路。四五个壮汉合力抓一头猪,三次都失败了。快,快,拉住,拉住。王天富说,他有个办法,只需要两个人,不到一分钟,就能抓住一头猪。不用管,不用管。好,拉住。这就不管他了是吧?对,一会儿它就没劲儿了.你是等着猪自投罗。对,这你想出来的?对,我想出来了。现在也是摸索出了一套经验。毛容夫妻养的特种野猪,野性之所以这么足,其实跟他俩的训练也有很大关系。过来了。不会往我们身上冲吧? 运动场一圈800米,坡度很大,人走起来都有些困难,毛容却让饲养员赶着这些野猪,每天上午和下午都得跑上两圈。记者:一定要赶一赶是吧?毛容:让它们运动运动,因为这些是我们的后备种猪。为了增加难度,毛容还特意设置了很多障碍。特种野猪全力奔跑起来,百米最快速度能达到8秒。不过毛容说,他们的嘴才是最厉害的武器。毛容:思晨你摸这,这都是用嘴拱出来的。很厉害的!毛容形容自己的猪场是野猪王国,记者看到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这里相当一部分特种野猪,它们的一条后腿就能卖到上万元。一年出栏商品猪和小猪仔4万多头,(河南省渑池县段村乡)大山里所有这样蓝顶的房子都是毛容的猪场。2011年在毛容来这之前,这里的村民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而今他们给毛容养特种野猪,一个月挣得就不止这个数。 
    野猪养殖户郑磨环:房子我买了都装修好了,记者:放五六年前那不敢想吧? 野猪养殖户郑磨环:打工都别想。这几年确实,我们两口子,大概一个月挣一万多元。记者:一个月一万多?养殖户郑磨环:一个月能挣一万多。 
    渑池县农业畜牧局党组成员 畜牧师 曹洛义:相对于他们山区这一块来讲,已经很不错了。非常不错了。外出打工夫妻两个,受到年龄、技术各方面制约,出去打工也不好找工作。在段村乡,有太多的人因为毛容养特种野猪而改变了命运。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野猪王国里的女主人,为了养特种野猪曾历经艰辛,甚至在她养特种野猪到了关键时刻,还遭到了父母这样的对待。这个养特种野猪,改变了很多人命运的女孩,六年前为什么会遭到亲人这么冷漠的对待呢?这背后,其实有一家人都不愿意回忆的过去。 
    毛容一直是父母眼中优秀的女儿。她大学毕业后就开手机店创业,2007年时,年收入就将近二十多万元。可自从遇到她的丈夫王天富之后,一切就都变了。因为王天富有一个让毛容父母难以接受的缺憾。 
    好字是谁?办车牌号的!好字的意思,给我弄一个好的号码,车牌号,一说好字,就知道是给我办车牌号的。因为家境贫困,王天富没上过学,存电话号码都只能用最简单的字和符号代替。虽然两人结婚时,王天富做报纸批发生意一年也能挣个二十多万,但父母对他的态度一直很冷淡,这让毛容非常苦恼。2008年电视上播放的一期养特种野猪的节目,让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养的野猪那个花纹太漂亮了,像小松鼠一样,再个他们说那个野猪肉特好吃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是个吃货,整天就想着哪有好吃的。我怎么就没吃过野猪肉呢。王天富:对以后的市场各方面,我一看野猪野味,以后人对大自然来的东西会非常关注。
    当时,手机店的竞争越来越大,王天富的报纸批发生意也不太好做。夫妻俩一拍即合,决定回王天富的老家去养特种野猪。一为了转型,二也想做出一番更大的事业得到父母的认可。可直到真养上了猪,他们才发现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河南省内乡县马山口镇,这里是毛容最开始养野猪的地方,现在已经废弃了。自从 2011年离开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回来。帮忙看管的工人不在,我们只能翻墙进去。原来场里的牌子,现在简直就是面目全非了。看着这块牌子心里难受死了。在这里的4年,是毛容最不愿意回想的4年。这个房间是夫妻俩当时的宿舍。带回来的100多万积蓄全投在了建猪舍、买种猪,自己住的房间只能用最便宜的石棉瓦,冬天冷,夏天热,一下雨就漏。毛容说,最可怕的还是床低下的东西。王天富:这下面就是三座坟,在这里,毛容:坟就在这下面,王天富:一二三,就是三个。睡在三座坟上面,两个人不敢分开,还把村民送的一条狗拴在床头。当地人不敢来这个地方,请不到工人,所有的活儿都自己干。毛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为了养猪,连两岁的儿子都得跟着她睡在猪圈里。毛容:你看这就是我睡觉的地方,不是,给猪接生睡觉的地方。孩子放在床上不安全,害怕他哭了,醒了,晚上起来害怕我们不知道,所以干脆就和你们一起睡猪圈。毛容:干脆就睡猪圈吧。真的那么苦的日子,幸亏是有一家人的陪伴,要不然真的我也坚持不下去,他也坚持不下去。大山里养猪的日子,除了辛苦,就是寂寞。两人天天面对着一群猪,就只能像这样给自己找乐子。2008年大雪封山,两人在山里吃了一个月的泡面。2009年为了抓野猪,王天富断了半个手指,右手中指再也无法弯曲。2010年水灾,两人差点连命都没保住。
    不管怎么辛苦,夫妻俩坚信只要多多养猪,卖出去挣了钱,就能让父母改变看法。可到了2011年,4000头商品猪集中出栏的时候,市场却给了毛容深深的打击。毛容:他要的越多,他给你价格压得越低,但是我们那时候没办法,这就进入恶性循环了,越没钱,越赔钱卖,到最后你看,我都不敢想象后果。
    卖,猪贩子价格压得很低;不卖,一个月光饲料钱就超过十万元,这样下去猪场迟早会被拖垮。而自从养特种野猪以来,毛容就很少回父母家,偶尔回去也被拒之门外。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致富经》栏目被夫妻俩的创业经历打动,拍了一期节目。没想到节目播出之后,竟为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改变。
    2017年9月,记者再次采访毛容,碰巧父母也来看望女儿。他们向记者吐露了当年把女儿拒之门外的原因。原来毛容去养猪的前一天,父母和她断绝了关系。
    毛容父亲毛农仪:你要是这样走了,你给我写个东西,以后也别牵挂我,我也不牵挂你。当时我哭了,的确是哭了。毛容母亲 尹章艳:那时候我也气急了,拿张纸你给我写东西。记者:写什么呢?毛容母亲 尹章艳:叫她写断绝,断绝父母关系。婚事自作主张,城里生意不做要去山里养猪,毛容的选择,次次都让父母失望。一气之下,女儿的任何事他们都不再过问。直到2011年6月节目播出,他们才通过电视了解到毛容在山里都经历了什么。毛容母亲 尹章艳:看到她坐在那个石头上,她在哭,我在家里也哭。后来我就心软了,没办法了,就支持他们吧。父母理解了毛容的选择,主动帮她照顾孩子,还把在西安做装修生意的哥哥毛彬也叫过来给她帮忙。
    不过,让快要被拖垮的猪场起死回生,3年销售额就过千万的,却是一个陌生人。王天富:我的乖乖啊,这么大的人物,能来到咱这个穷山沟,我跟我老婆说,这是真的假的。毛容:那个时候遇见我们董事长,他说合作,给我们投资钱让我们去发展,那等于真的是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侯建芳,是中国第一个单纯靠养猪上市的企业董事长。2011年通过电视节目了解到毛容的创业故事,与夫妻俩见第一面,他就决定拿出5000万与他们合作。河南某农牧集团董事长 侯建芳:其实我当时看中的不是她的猪,而是看中这两个人不错。本身养的猪也不多。再说了,公司本身养的生态猪量也比较大,野猪这块儿暂时也是空白,所以我们也愿意去增加一个项目。河南省渑池县段村乡,全是连片的大山,2011年这里连条出山的公路都没有。拿着5000万的启动资金,毛容选择在这个环境更艰难的地方重新开始。从此,她的养猪事业让人惊艳,走上了一条野猪后腿卖到上万元的财富之路。一抱就不叫了。抱着舒服了,就不叫了。要不要抱一下。毛容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她说,自己抱小猪的时间比抱儿子都多得多。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正是这栋猪舍建设的关键时期,月子里第15天,毛容就到猪舍干活了。衣服上沾满小猪的屎尿更是常事儿。你看看。沾点光。这个手。仅用两年时间,毛容夫妻俩就在大山里建起了上百栋现代化猪舍。而接下来一笔上百万的投入,和后来一条特种野猪后腿卖到上万元有直接关系。这些笼子里关着的,都是纯种的一代公野猪,未经驯化,一般人不能靠近。是毛容花费百万从全国各地买来的。每头价格至少3万以上。毛容用它们对猪场进行品种提纯。这些血统纯正的野猪后代,个个都野性十足。想要徒手抓到他们,可没那么容易。这不好逮吧。不好逮。太厉害了。小猪厉害得很。小猪灵活。这些猪也给了毛容想都不敢想的回报。一头200多斤的特种野猪,毛猪卖四千多元,毛容通过加工,仅一条野猪后腿就能卖上万元。到渑池县的第三年,毛容商品猪和猪仔的销售额就过千万。养殖规模每年以倍数增长,毛容面临的最大挑战却来自夫妻关系。丈夫王天富甚至用痛苦这个词来形容过去的那几年。 
    王天富:我现在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也激动。也想掉泪,但我不想展示在镜头上,让人家笑话我。那么他们夫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节目播出后,毛容得到了社会大量的关注,而和她共同打拼的王天富,则成了毛容背后的男人。作为总经理,毛容一心想把公司经营好,但有时候,连给施工队付油钱是今天还是明天,两人都能吵上一架。王天富:她不让我管我偏要管,我说这个钱今天给他支出来,不能耽误明天的工作。毛容:我说那不行,按道理说我们以前干,你借点钱我给你一万二万就可以了,是不是。但现在不行,财务要求必须他老板过来给我打个借条。干活不少,却连一分钱的主都做不了,王天富也特别憋屈。他想通过喝酒来发泄内心的苦闷,可每次逢酒必醉,一醉就开始和毛容吵架。 
    2016年8月,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毛容气的在床上躺了三天没说话。王天富也做了一个重要决定。能当个穷老板,我都不想当个富伙计,从来我就想着自己干一番事业,我从来没想过要跟着谁,跟着谁去干,打工。记者:跟着老婆干也不行吗?王天富:老婆也不行。
    王天富决定另起炉灶,毛容认为这也不失为一个缓和矛盾的办法。但两人都没想到,王天富的离开,却意外让两人的事业迈入了年销售额亿万的行列。字幕:河南省鲁山县张沟村。鲁山县处于伏牛山脉东麓,植被丰厚水源充足。王天富:咱们三个可以去。走。我的乖乖,真是多。 
    2016年离开渑池后,王天富就来到了这里。仅一年时间,他就在这里承包下近4万亩山林,散养了至少2千头特种野猪。与别处封闭的猪场不同,这里面向游客开放。游客过来不仅可以品尝新鲜的野猪宴,还能和特种野猪亲密接触。 
    万亩山林,千头野猪,这样的开发投资至少千万。王天富来的时候身上不足10万元,他是怎么做到的呢?答案就在这个人身上。(人名条:王占伟) 王占伟自己也没什么文化,企业却做的很大,认识王天富后被他的经历打动,决定和他合作,还拉来了自己的两个好朋友。王天富的合伙人 王占伟:没有文化的人更有危机感,他会更加用心的珍惜每一次机会,记者:因为他没有退路。王天富的合伙人 王占伟:没有退路,自己不会给自己设退路的。
    王天富从毛容那里购进仔猪,放到山林里纯散养一年,卖给游客或者星级酒店的高端餐厅,一斤生猪肉的价格高达上百元。而他的目标是要在这里打造一个10万亩的集养殖、旅游、文化于一体的野猪全产业。
丈夫的事业越来越大,毛容也不甘示弱,她把一条野猪后腿的价格翻了十倍,卖到了上万元。不过,这现有的上万头猪里,只有三分之一的后腿能达到。因为这里面很有讲究,就连肉的肥瘦都有要求。因此在养的时候,毛容不仅用纯种公野猪进行品种提纯,在商品猪达到200多斤之后,还要听音乐减少运动。那么她做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你也尝一个吧好吃吗?现切的好吃毛容:怎么样?记者:可以。有点入口即化。生吃火腿就是毛容目前最高端的野猪肉产品。目前市场售价都是按照窖藏年份来计算。年份越大,卖价越高。毛容:这个一年窖龄的一条腿,基本上在一万多元。
    记者:一万多?毛容:是啊。记者:一条腿?毛容:一条腿。这上万的一条火腿,对长度、宽度、厚度都有严苛标准,重量11公斤,上下浮动不能超过一斤。虽然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野猪后腿能做成生吃火腿。但夫妻俩的野猪事业,在2017年销售额预计能过亿元。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王天富一直跟着毛容学习认字,现在的他不仅认得了很多字,就连合同也能看得八九不离十。

    打拼这么多年,夫妻俩却一直有一个遗憾,这也是毛容内心最大的伤痛。毛容:真的好难受。现在虽然没有找到什么原因,但是我一直自责,肯定是我前期没有给他好的营养,好的环境,没有好好去照顾他。大儿子和小儿子相差5岁,个头却差不多高。毛容曾经带着大儿子四处求医,但都查不出病因。她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儿子的病治好,让他过上一个正常孩子的生活。

| 发布时间:2017.11.09    来源:    查看次数:
dafa888手机版客户端首页走进dafa888手机版客户端产品展示新闻中心技术支持购物流程成功案例视频中心客户留言联系我们